時間愈來愈不夠用。
 
每到周末,熱鬧就更顯討厭,
擠擁的街、太多的人,
剪不斷的手機通話、刺耳的聲浪、說不完的廢話,
充斥每個個體的前後左右。
 
為甚麼一定要說話。
 
好像人與人在一起,
就有義務不讓 deadair 發生。
大概是突然沉默引起的猜疑,
比死亡更可怕。
 
凌晨戴著耳機看一齣機乎沒對白的戲,
才發現自己多久沒享受過耳根清靜。
雷聲、車聲、雨聲、腳步聲、風聲、報紙聲、移動物件的碰撞聲,
好像都特別可喜。
少了多餘的對白,情感也更能投入,心底也更覺實在。

因為,
至少對像我這樣的人而言,
口裡說的,都不全然反映內心的想法;
而最真實最深刻的感受,根本沒法用言語描畫。
不就是這樣的嗎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