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業生

不知道這是自己的成見,抑或荷里活的製作取向本來如此:為甚麼美式電影就不能給觀眾多一點空間?

五十年代的還好,絕對商業純粹娛樂,倒是明買明賣乾淨利落;只是不知從哪時開始,多了一堆似是而非的深度或醒世警言,就很看不下去。

超齡的男主角可能是這齣戲的致命傷。怎看眼前的這個男人也還是個佬,怎能說服任何人他只二十出頭?

然 後我努力嘗試從情節的推演尋找整部戲跟「畢業生」的關係。當然中間加插了幾段父母輩對下一代的壓力、主角對前路茫然之類的描寫,但故事的主線,那段不倫之 戀,除了作為製造曲折劇情的商業考慮,究竟還有甚麼存在價值?這種安排的結果是,角色性格很模糊。甚至我不能相信主角是個有血有肉有靈魂的人:從頭到尾他 不過是編導東拉西扯拼貼出來的樣板公仔。

也許導演的拍攝手法是出眾的。但我相信,若電影語言也是溝通媒介的一種,它也總得面對製造噪音的風險。當意象的運用泛濫至講完一句意外少少的對白也要有一堆麵包從多士爐彈出來的時候,也許觀眾會對簡約多了一分嚮往。

到最後,看著男女主角逃離教堂後登上的巴士緩緩開走,電影於此結束,暗自問了一句:係咁架咋?!

同時卻又稍感釋然。因為,當証實它是部純粹商業片的時候,一切期望也可拋之腦後。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