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形記

去年因看《明媚時光》而認識了卡夫卡與它的《變形記》。幾天前看完了小說,才正面接觸到他的那份沉鬱、孤獨。

那種奇異情節與沉靜行文所形成的反差,可能就只有像他一般,長期承受著封閉空間與生活,方能寫得出來。

買的是麥田出版的中譯本。大概是因為原著只屬中篇,作單行本太勉強,於是在排版上花了不少心思,每版篇幅按情節時長時短;開章前加插了馬家輝的一篇長文,書末又附加了卡夫卡的一些語錄。

特別深刻的有下面兩句:

“我認為,只有那種咬你、刺痛你的書 才該讀。如果讀一本書不能給我們當頭棒喝,那又何必去讀?難道 是如你所說,為了讓我們快樂?天哪!就算沒有書我們也一樣快樂,而那些讓我們快樂的書,必要時我們可以自己來寫。我們需要的卻是能像一宗痛苦的不幸一樣深深影響我們的書,就像我們 愛之更甚於自己的人死去,就像被放逐至森林中與 世人隔絕,就像自殺。一本書必須是一柄斧頭,鑿開我們心中冰封 的海洋。我如此認為" -卡夫卡

“我寫的不同於我說的,我說的不同於我所想的,我所想的不同於我應該想的,如此這般,直到最深的黑暗。" -卡夫卡

那樣令人尊敬卻又生憐的人。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