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子姑娘/烽火飛花

期望的落差,大多源於美麗的誤會。

讀徐速的《櫻子姑娘》,長篇,四百多頁。最初動機應是看了電懋秦羽改篇易文導演的《星星月亮太陽》,很想接近一下原著,卻道聽途說相信原著沒電影來得吸引動 人,是以放棄;後來又看到電視劇《烽火飛花》的片頭,主題曲插曲早有印象:『河山滿目烽煙起,神州漫天風雨飛!雄獅醒覺顯威風,決心拚生死!』何等悲壯, 又見字幕註明『原著:《櫻子姑娘》』於是再引起搜索的動力。再看故事大綱,中日戰爭間的愛情故事,日軍之女滿州特務愛國青年的三角錯,最後發現表面是漢奸 的滿州特務竟是中方間諜…… 面對如此曲折的情節,還等甚麼?

卻讀得格外的抽離。

主旨是動人的:戰爭下的人仍是 血肉之軀,國族間的仇恨應用愛化解。但當舖排到文字上,就發現難處在於怎樣將觀眾/讀者帶進角色去體會這份精神,而不是單令讀者通過四百頁文字去上一課。 換句話說,是怎樣令角色人物顯得更立體,好樣曲折的情節不是只屬作者為突顯題旨而作的設計,並因而流於肥皂。

當然也可能是我的先入為主。 汪東原早就給我認定是鄭少秋,櫻子卻在趙雅芝與封面的少女漫畫面孔間搖擺不定而變得最血肉模糊;書中的「我」與一眾同學都不過是紙板公仔--一個綽號就是 一切,連家庭背景都隻字不提。最堪玩味的可能是同學間的那個小耗子,既是當地大漢奸之子,卻膽小如鼠至常受同學欺凌,倒是因父親企圖強佔民女而意外獲得一 段霧水情緣;最後還是在游擊隊反攻中慘死。這個小朋友在面對這一切外在轉變時的心路歷程,應也有很大的想像與創作空間吧?

然在情節的舖排上,還是很精妙的。也許是慣寫連載小說的緣故,在每節結尾前,必已為下一節埋下伏筆。讀者是自然而然的一節一節續讀下去。也許,這種報載風氣下的產物,就是五六十年代香港普及文學的其中一個最大成果。

而且,作者那深懷大愛的精神,無論如何也是可嘉的。至少在作為給初中生讀的課外閱讀書而言是。

不過,若有幸再版的話,不知可否轉換一下封面--那個瓜子面日本漫畫少女,真教人受不了。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