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斷相約對方又不斷婉拒。

有一天,
時間地點人物都正確,
我們又再見面。

看著對方,恍如隔世。
還正為距離感的幽美感動之際,
二人又已開始說著永無休止的話題。
最後帶著感情昇華的驕傲離開。

(這是一段事實的陳述嗎?抑或是單向想像)

早上,半夢半醒間,
話筒傳來你的聲音。
一個邀請,職位是陪客;
於是我拒絕了。
然後大家繼續如常地隔著空氣分享生活。

我們應為這種心境上的平靜而感激。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