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牆

是因為不想重疊平日放工回家的感覺才刻意避開地鐵的線路
但繞了一個圈才驚覺已身處辦工地方的樓下
在船上望窗外 這夜明暗參差的燈光竟令人有想哭的感覺
(或許是風太猛的緣故)

太多的變故令人更軟弱
回想一下過去才知事態其實已很嚴重
在重要的決定面前人是這樣的焦慮
在鼓氣勇起透露風聲的一刻仍在逃避眼神

一個又一個的提問不知如何作答
正如在老闆追問工作的時候總是支吾以對
對於自己其實也還是一臉茫然
對於別人說穿了更是無限心虛

但事不關己的人總想在三言兩言間打走一道問題
於是才有眼前這個雪球
由誰去承受 付以怎樣的代價
手指指到哪去了
我以為問題總需解決

大概是累了 (或許是風太猛的緣故)
這夜 從船上向外望
維港暗明參差的燈火竟令人有想哭的感覺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