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放大成千萬倍的面孔
我為彼此而難過

仍有脈搏
你的心懸在那裡
我的在這邊
也懸著

拒絕承認
亦逃避回答
WHY
你問
對於我的一切問題
卑劣地兜圈子
我亦無言以對

對話就這樣告終
眼前一塊畫面
我知再沒法看見你

失去耐性
你總是這樣
想對一塊方幕失常喊叫
最後無以為報只有兩滴溫熱雨水

儘管說夠你自以為是的廢話
直到你眼球裡的自己淹死了你

到時我會攤開報紙舉高敷面
為我的自私默哀
直到永遠
直到我忘記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