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信報》作者占飛四月一日文章所發表的一封信

總编輯陳景祥先生:

若不是去到不吐不快的程度,我實在不願意花時間去寫這樣的一封信。

在零六年起的三年大學時期,每天讀《信報》,不論港聞、財經還是副刊,總見資料齊全的報道,立場客觀、邏輯明晰的評論,也有情理兼備、行文細膩的人物專訪。 不是說客套話,而事實上不容自己否認的,是它在我的求學生活上有過重要的補充與啟導作用。我們需要一份能代表知識分子的報章,能在行文風格與立場取態上都反映出一種深實理智而不失時尚品味的生活態度。同學間常有將《信報》與《金融時報》互相比讀的習慣,那完全是出於對兩份報章文字水準的信任。

只是沒法相信事情可逆轉得這麼快。

過去這一年,究竟是出於甚麼原因,我沒法亦沒興趣追索。然有目共睹的是,《信報》自幾次改版開始,各版的報導與評論文章的質素皆急轉直下。有說這是為了吸引年青讀者而作的改變。但抱歉的是,這種改動,並沒有令貴報煥發出新朝氣,新作者的文字作品也不見得別具活力。每天讀到的,只是愈來愈多苟且粗陋的嘩眾取寵文字被包裝成評論,還有被八掛文化沾染得俗不可耐的小報式炒雜錦以文化見聞的姿態出現在副刊。

本來這些都見怪不怪,沒必要刻意寫一封信去反映;直到讀到四月一日副刋忽然文化欄目占飛先生的文章,才感到事態嚴重,沒法再噤聲了。

該文全篇以鄧光榮先生的離世作一個橋段、一種 gimmick,全文既看不出對鄧先生有任何懷思或紀念之情,卻處處盡見淺薄的見解,種種無知的武斷。從一開首的「粵語片——我指的是五、六十年代 大部分被謔稱為『粵語殘片』的黑白粵語片——其實是電視劇。故事公式化,人物造型、性格公式化,連對白都公式化……」中段的「當時的粵語片觀眾,只想看煽情戲,發洩一下 平日生活帶來的鬱悶」、「別用藝術的眼光去看當時的演員——觀眾對他們的要求很簡單,不必有什麼深刻的演技」,到後面的「他拍陳寶珠,不大合襯……鄧光榮拍粵語片,是無可能成為偶像(Icon)的!」愈讀下去愈不禁要問:作者是想將自己擺放在怎樣的高度,又憑甚麼去用這種自以為全知的角度去對顯然在他知識範圍以外的時代背景與文化內涵如此恣意地妄作種種輕薄的侮辱?

我相信任何一個對香港電影的過去有所認識的人都無法容忍該文作者如是幼稚、偏狹以至輕蔑的態度,更無法想像這種就是以網上個人博客的水平而言都不堪入目的文章竟能堂而皇之地在《信報》的文化版出現。請問一下,這種犬儒的妖言惑眾的寫作態度,是否就是貴報今後的選文方針?若讀者要看鬥爛鬥臭要玩八掛揭陰私,又或者冷言冷語丟人現眼,憑甚麼就有蘋果東方太陽東周壹周忽周不讀而偏偏就要拜讀閣下信報?這種完全失重的墮落,就是你們仝人心裡所設想的「年輕化」嗎?

說這些話不是要作個人的針對。我不相信抽起一個半個作者的文稿就可以令報格恢復。現在真正需要的是編輯們作為把關者的自覺。不是說要自我審查,而是懇請各位憑你們的專業眼光在文章未在讀者間引起反感前,先將問題找出,並提議作者更正修繕。你們大可有千萬個理由推說是繁重工作量致使疏忽每天每日地發生,但作為讀者,在今時今日,要就水準低落的報紙向成百成千位其他讀者反映亦實在太容易。我們不希望從此少一個選擇,但在逼不得已的時候,我們亦唯有放棄手上已變壞變臭的垃圾,從頭再尋覓或自己創造新的代替品。

敬祝 編安

讀者
Jack Ng 謹上

二零一一年四月五日

附:貴報作者占飛四月一日大作

[鄧光榮蝕大本「造就」王家衛?]

by占飛 1/4/2011 信報 今日焦點:忽然文化

粵語片——我指的是五、六十年代 大部分被謔稱為「粵語殘片」的黑白粵語片——其實是電視劇。故事公式化,人物造型、性格公式化,連對白都公式化。演員當然也是來來去去的那一批。製作簡 陋,但快速,所謂七日鮮也。從格局和製作規模上講,跟八十年代以降的電視劇,並沒有多大的分別。

當時的粵語片觀眾,只想看煽情戲,發洩一下 平日生活帶來的鬱悶。不斷給家婆欺負的師奶,看到白燕、余麗珍被糟蹋、辱罵,受冤受屈,感同身受。到戲末,家婆明白到自己不對,體會到媳婦的可貴,一家人 互相諒解。座位裏的師奶得到感情宣洩,苦盡甘來,頓覺「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於是快快樂樂的拿着哭得濕透了的手帕回家。這些粵語殘片,好就好在 類型化,記錄了當年社會的眾生相,乃至當年低下階層的心理鬱結。

別用藝術的眼光去看當時的演員——觀眾對他們的要求很簡單,不必有什麼深刻 的演技,只要他們能如實表達出所演的「那種人」的類型,觀眾便會當他們是「自己人」。隔了數十年再看這些電影和演員,你會發覺他們真的活靈活現了當年的眾 生。你想知道北宋的挑夫是什麼樣子嗎?你可以去看《清明上河圖》。你要知道五、六十年代的包租婆是什麼樣子嗎?看看陶三姑、譚蘭卿,你便會有立體的認識。

像英文書院男生

同 理,你想知道當年香港豆蔻年華的書院女,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什麼樣子嗎?你想知道當年在英文書院讀書的中學生是什麼一個模樣嗎?你不妨看看鄧光榮19 64 年的《學生王子》。當年,他十七、八歲,高大、英俊,身材像個模特兒。更重要的是,比起呂奇、謝賢,他青春;比起胡楓,他英文好(當演員之前,鄧光榮曾做 過英文翻譯工作),活脫脫是英文書院的男學生。可以想像他喜歡聽的是歐西流行曲,而不是粵曲;看的是荷里活西片,而不是粵語片或國語片;愛吃蛋糕、雪糕, 而不是魚蛋粉、蝦餃燒賣。他還一定會跳牛仔舞、玩呼拉圈和揸電單車。

在台灣也風光過

可惜的是,在粵語片時代,他沒有大紅大紫,往往只是電影中的第二男主角。

他拍陳寶珠,不大合襯,畢竟寶珠姐姐太「工廠妹」。他拍蕭芳芳好一點,到底兩人都是二戰後第一代的西化青年。只可惜粵語片意識形態保守,抗拒西化,尤其是西方的流行文化。鄧光榮拍粵語片,是無可能成為偶像(Icon)的!何況,粵語片很快就沒落了。

七十年代,鄧光榮只能過台灣拍俊男美女的夢幻式愛情片。可是,能夠和當時得令的甄珍、林青霞、林鳳嬌等拍檔,還能拍李行、白景瑞的電影,足見他在台灣也風光過。之後,他回港主演及監製黑社會片,已無法再闖另一個高峰了!

鄧光榮對香港電影最大的「貢獻」,也許是「捨身成仁」,出錢讓王家衛拍《旺角卡門》與《阿飛正傳》。他自己蝕大本,卻造就了王家衛,香港電影從此不一樣。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