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屋簷下

(按:本文修訂版已收錄於拙作《寫實與抒情:從粵語片到新浪潮(1949-1979)》,香港三聯書店出版,2015年。)

— — — — —

看著一代人一直堅持的理想瀕臨幻滅,面對急劇頹敗的社會終於再無容忍的餘地,吳楚帆終於完全陷入瘋狂,歇斯底里地揮舞他寬大的雙臂,掃低眼前一切,發出中聯最後的咆哮:「食碗面,反碗底」;「奸人得勢、好人受罪」,內心怎能不難過。

本來中聯電影(至少在我看來)的其中一個最重要特色,就是對人情味的推崇--世道再不公,中聯出品始終重視個人良心的展現,不強調復仇,也拒絕過份灰暗而簡化的宿命觀。但到這部壓卷作,他們卻毫不留情地將人物一步步推向絕境,幾乎是完全拒絕給人物與觀眾指向光明。一股接一股人為的噩耗,逼使戲裡縱有弱點然不失人格的主角一家無力還抗,唯有以死亡或種種失常狂態反撲。直至劇終前最後一句對白,吳楚帆在半瘋半醒間慰解女兒:「我唔係癲,我肚餓啫。哈哈!」原先的奸人最終被收拾,卻不是甚麼因果報應,只是食人者背後有更奸詐更無良的勢力罷了。

在這百餘分鐘裡,勢孤力弱一群的尊嚴遭無情踐踏,應有的做人原則亦變得價值成謎。好像經過十多年的努力又徒勞,就連他們也對自己一直堅守的信念懷疑起來了。年華老去,風光不再之餘又彷彿後繼無人,他們壓抑不住的怒火,是出於對大勢已去的無可奈何、出於沒法原諒時代對他們的背叛嗎?

今日我們對「食碗面,反碗底」的印象(或認知)大多只流於一個誇張的動作、一兩格的畫面,重提起來內心亦不無戲謔。吳楚帆在戲中上文下理間的絕望與抑憤已被年月沖淡以至遺忘,世態亦與他們的共同理想愈走愈遠了。是的,時代對他們背叛得很徹底。

<香港屋簷下> (1964)
http://www.lcsd.gov.hk/CE/CulturalService/filmprog/chinese/2011uf/2011uf_film25.html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成員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