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路旁

終於等到下班,三步當兩步走的趕到車站轉巴士到兩公里外的另一區,尋找新開的髮型屋。

隔著玻璃,朝思暮想的那位不在,只有他老闆,懶洋洋坐在那裡按電視遙控。

舖是搬了,人還是那樣子。沒走進去,走另一段路步行兩公里回程。沿途想像他往哪去了。

天氣很好。入夜後天仍很清很藍。不,那不是藍,是帶一片紫。

沿大馬路走,背後是工廠,另一邊是新發展區。地盤。本來一片遼闊的水泥平原,變成高低不平的沙泥地。上面種有些樹。

起重機懸在半空仍在工作,紫藍色的天掛上每台幾盞大光燈,也有另一種構圖,悲喜交集的參差與矛盾。沙地上昇起了一座四方的建築物,一個變電站,為日後這區提供能源。古怪的形狀與顏色,屋頂種有幾株樹。

背後沒有燈光照射的地方,在起住宅。已砌成了好幾層,好像還有很多層懸空在上面,留待日後的堆砌。是公屋吧。不會是居屋嗎?不,他們不會再建居屋了。

走 進較幽暗的路段。車聲變小了。還在想那個人。卻又想起了路。這段路以前也走過,是和媽帶狗狗去那一區剪毛。同樣的路程。她找到了她的髮型屋,也找到了髮型 師,回程路上少了毛髮負荷變得更輕鬆愉快。伸著頭張望好奇著街上一切風景,可能是在認路,想著下回大可自己出走獨個兒去。我獨個兒出走到了那區,卻找不到 朝思暮想的那位髮型師。

路盡頭的轉角,一對交通燈被笠上了黑色膠袋,在去年已是那樣了。我給他們拍過照,寫過幾句虛構的話。現在又再遇上,膠袋可能是同一個,竟能日曬雨淋水洗都不變,厲害。

但真的是同一個嗎?又可能不是。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