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菊

直到血從鼻孔無以自制地往下滴往下滴
才唯有承認自己根本不如想像中的耐勞
或者只是近來太燥熱
太多令人苦惱或憤怒的事
令血液也要上街抗議

但,
親愛的
你來得太早 或者太遲
也走錯了路
是以當正要為自己擲地一下的鏗鏘喝采之際
冷水已將你押走
趕入溝渠

留下面盤上一朵瞬間綻放的紅花
我急急掃走
怕他看見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