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吳回:六、總結

(按:本文修訂版已收錄於拙作《寫實與抒情:從粵語片到新浪潮(1949-1979)》,香港三聯書店出版,2015年。)

— — — — —

「中聯」10年小結

回顧在「中聯」的10年,吳回的導演作品不論在質與量上都跟前「中聯」時期有顯著改變。先看一些數字:在1950-1952這3年間,吳回的年均產量超過15部,是他最多產的時期。加入「中聯」以後,第一年產量明顯銳減,只得8部,此後10年,平均每年產量亦只約10部。這適度的減產顯然跟「中聯」重視製作、反對濫拍的方針相吻合。至於質素方面,雖仍不能說是長期維持頂尖水準,然從前後時期的評論文字來比讀,或者上文提及過的作品本身,都可見吳回在「中聯」時期的作品跟之前相比,內容上都更完整,每部作品內的格調亦更統一。[1] 在製作條件許可或狀態較佳的時候,他的作品更是層次豐富、神采飛揚。總的來說,在「中聯」的10年間,絕對是吳回作為導演的黃金時期。

另一方面,作為「中聯」的中堅導演,吳回10年來一直默默耕耘,為公司長期維持的行業龍頭地位貢獻良多。他既領導一眾演員成功以《家》先聲奪人,其後每逄「中聯」重要時刻,也必由他擔綱導演將作品完成。幾部集體編導的大製作亦是由他負責牽線,聯合各人的戲份將之紡織成篇。沒有了他幾次「臨急受命」,以極高效率完成多部趕拍上映卻有口皆碑的力作,「中聯」的命運勢必改寫。然他在媒體上出現的頻率卻與其電影產量不成正比。就是在官方雜誌《中聯畫報》,有關他的專文亦不比其餘5位導演多。直到他在「中聯」最後作品《海》,經歷達一年半的拍攝,面對各種製作上的困難,他還是不多言,也不邀功,專心一意的將作品完成下去。

「中聯」完成《海》後在1964年拍攝籌備經年的《香港屋簷下》(李晨風導演),此後便告停產。吳回在1963年以後的產量亦同樣銳減,每年作品都不多於5部,其中較多見於「新聯」、「光藝」及「新藝」公司的出品。話說回頭,在吳回的黃金時期,即使是「中聯」以外的作品,雖製作條件有別,質素或有參差,然值得細賞的作品,亦有不少。

其他作品略述

吳回於1953-63年間在「中聯」以外的作品接近100部,當中有名的佳作多不勝數。值得一提的是,吳回跟「創業作」三字似乎特別有緣。他除導演了「中聯」的創業作《家》,其前亦已執導「新聯」公司的創業作《敗家仔》(1952),後來又有「華僑」公司的創業作《雷雨》。換句話說,粵語片的四大公司中,有3家的創業作是經由吳回之手誕生的;「光藝」雖屬例外,但它的前身「影藝」公司1954年的創業作《百變婦人心》,與在1962年成立的姊姊機構「新藝」公司的創業作《難得有情郎》,還是由吳回導演的。經粗略點算,由吳回執導創業作的電影公司,至少便有28家。這情況在電影界絕不常見,更不可能是偶然。這再三証明,吳回不論在叫座力抑或認受性上,都具相當成就。

至於吳回其他較為人熟悉的作品,計有「新聯」的《改期結婚》(1954)、《誰是兇手》(1957)、《我是兇手》(1958),「華僑」的《小婦人》(1957)、《大冬瓜》(1958)、《十兄弟》(1959)、《十兄弟怒海除魔》(1960),「山聯」的《芸娘》(1954)、《長生塔》(1955),「特藝」的《勾魂使者》(1956)、《捉姦記》(1957),「光藝」的《七重天》(1956),梁醒波的戲曲喜劇《呆佬拜壽》、《寶鼎明珠》等等;另外還有「邵氏」粵語組的《殺人花燭夜》(1958)、《鴛鴦谷》(1958)、《荒唐女婿》(1959),「電懋」的粵語片《三鳳求凰》(1960),以及為「長城」拍攝的兩部國語片《魔影》(1957)和《小咪趣史》(1958),因時間與篇幅關係,未能一一盡錄。然即使只憑這樣的一個片目,亦足突顯他在創作上的多元化,及永不局限於某一類型或題材。

關於吳回在創作上的多樣性,他本人曾在一次簡短的電視訪問中如此述說(大意):「我喜歡作多方面的嘗試,永沒有說要專門去做單獨一樣東西。就是別人不做的,自己也想試一下,好像有鋪『拗頸癮』。甚至是找黃曼梨演喜劇、伊秋水演悲劇,即使最後失敗了,但還是試過。」[2] 可見他作品的繁雜繽紛,並非純粹市場使然,當中更有他個人創作路向上的自決。

踏入60年代,吳回在作品數量上已遠不如50年代豐富。當中較具代表性的作品,包括改編自「商業電台」岑少文倫理小說的《天倫》(上、下集)(1961)、作為「香港電影演員影業公司」創業作,雲集23位導演、數十粵語片紅星參演,並由吳回擔任總導演的《滿堂吉慶》(1964);還有1967年的《小姐,先生,師奶》(與張瑛合導)、《拜倒迷你裙》,和在文革與暴動期間上映的《離婚之喜》等等。而他在1971至1979年間完成的最後5部作品,即使撇除為「邵氏」拍攝的《神化外母古惑妻》(1975,又名《太太是神仙》或《狐天狐地》),餘下4部都是以大量電視藝員參演作招徠的雜錦片。不管在題材與風格上,也與傳統的粵語片大相逕庭了。

結語

吳回作為粵語片數一數二的多產導演,其整體作品的量往往比個別作品的質更為人熟知。然細心回看他全盛時期的導演片目,尤其在「中聯」10年間的20部作品,我們不難發現他在推動劇力上的著重、製造各種生活小趣味的得心應手,還有是在設計攝影構圖與影機運動上,均匠心獨運。而他在創作類型上的多變,更可說是粵語片導演群中不可多得的奇才。

作為「中聯」6大導演中執行力最強的一員,10年來他對公司的投入比其他編導都多。期間他更開創以新風格拍攝戲曲片與舞台紀錄片的先河,引領起日後「大鑼大鼓」戲曲片的熱潮。然他個人導演生涯的發展卻遠不止此,不論是經典改編、社會輕喜劇、家庭倫理片,以至古裝、戰爭或犯罪類型,他都取得卓越成就。

他甚少通過訪問或撰文來談論自己或別人的戲,這或多或少增加了我們對他的導演生涯作更深入認識的困難。但通過僅有的部份文獻、史料,以至他過去在幕前的演出,我們都體會到他為人的仁善、謙遜,那對各種各樣表現形式的兼容,與他作品中呈現的豐盈多彩,還有情節底下總帶著的絲絲善意,都不無感通。

通過這樣的回顧,我們開始懷疑「濫」作為主流對粵語片導演普遍負面評價的真確性。單是要深入了解吳回一個導演,這篇文章顯然遠不足夠。他還有更多方面的成就需要我們繼續探索。例如前「中聯」時期的作品、50年代在其他公司執導的電影與同期「中聯」作品的比對、60年代以後創作風格上的轉變等等,都是我們必須再進一步發掘的方向。在茫茫的粵語片海面前,我們需要的不是成見,而是須具備跟當年那些導演們同樣謙遜的態度與孜孜不倦的魄力,爭取時間,去研究、去了解。趁他們未在歷史中完全消失前,盡力還他們一個更全面的真貌。這是需要更多人共同努力才能完成的事業。

(全文完)


[1] 有關吳回在中聯成立前後時期導演作品的報章評論,可參閱黃愛玲編:《李晨風:評論‧導演筆記》,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04,頁170-183;及藍天雲編:《我為人人:中聯的時代印記》,香港,香港電影資料館,2011,頁206-216。

[2]    同註8。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