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探吳回:四、「中聯」十年(中)

(按:本文修訂版已收錄於拙作《寫實與抒情:從粵語片到新浪潮(1949-1979)》,香港三聯書店出版,2015年。)

— — — — —

三、中國古典實驗:《西廂記》(1956)、《寶蓮燈》(共3集)、《水滸傳:智取生辰綱》(1957)

以「伶星分家」為成立緣由之一的「中聯」竟一年內拍起兩部戲曲片,於今回看或令人摸不著頭腦。然追本溯源,就會發現「中聯」的決定其實不無它的實驗性。1955年,粵語片雖佳作迭出,製作成本卻日益緊縮,同行間的濫拍成風已在市場上響起警號。[1] 踏入1956年,為改變市場局面,各大公司都開始尋索製作文藝片以外類型的可行性,「中聯」便首先將眼光放在傳統戲曲之上。

在拍攝《西廂記》期間,為免觀眾將影片與一般被理解為粗製濫造的粵曲歌唱片混淆,「中聯」在宣傳時一直著力強調它在形式上與一般歌唱片的不同。[2]其中最顯著的,是《西廂記》並非單純將現成的粵劇搬上銀幕,而是特邀戲曲家李願聞及潘焯撰曲(唱詞),並由盧家熾作音樂領導。這種以「原創」戲曲拍攝的歌唱片,雖暫未有足夠資料証明是「中聯」首創,但若論將之普及成熱潮的成就,「中聯」的先鋒地位卻是無可置疑的。

《西廂記》與普通歌唱片的另一分別,是在電影語言運用上的心思。吳回雖不是第一次執導戲曲片,但他在事前亦特意參看過不少地方戲劇,努力嘗試融和戲曲與電影的表達形式,使「歌唱並不妨礙導演手法,轉換鏡頭也不會使歌曲中斷」。[3]因此,我們在欣賞《西廂記》時亦同時可看到細緻的分鏡,把張生(張活游飾)、機智靈慧的紅娘(梅綺飾)與對張的痴迷欲迎還拒的崔鶯鶯(紅線女飾)三人間段段趣味盎然的風流韻味靈活地展現在銀幕上。[4]

《西廂記》的成功使「中聯」對拍攝改革戲曲片的信心大增,於是在半年內再推出《寶蓮燈》。但這不代表「中聯」在自我重複。跟《西廂記》不同的,是《寶蓮燈》在戲曲片改革上有更深的探索。這次他們嘗試進一步以純「舞台藝術紀錄片」的形式拍攝。換句話說,是減少分鏡,將焦點集中於原創的戲曲本身。因此在拍攝時,吳回更嘗試安排樂師在現場伴奏,實地錄音,使演員更易投入於唱造之中;同時又在部份場面加入特技元素,意圖將之與戲曲藝術融合,增加趣味性。這些安排雖使作品的電影味道減弱了,在當年卻大受觀眾歡迎。《寶蓮燈》更成為1956年最賣座電影之一。[5]

隨後一年,各大公司紛紛開拍以同樣形式製作的戲曲電影,單以吳回導演,李願聞、潘焯撰曲的,就有梁醒波的《呆佬拜壽》(1956)、《呆佬添丁》(1957)、《寶鼎明珠》(1958)(也是吳回首部彩色片);羅劍郎的《天姬送子》(1957)、何非凡的《司馬相如》(1957)、華僑公司的《柳毅傳書》(1957);「中聯」本身亦唯一一次因市場反應熱烈而推出《寶蓮燈續集》(1957)與《寶蓮燈三集》(1958)。此外,「新聯」公司也於1956年緊隨《寶蓮燈》推出同由吳回導演、羅寶生改編劇作《選女婿》的舞台紀錄片《花好月圓》。[6]

《西廂記》與《寶蓮燈》的革新精神亦同樣貫徹於《水滸傳:智取生辰綱》。作為一部古裝俠義片,「中聯」堅持不用神怪取巧;吳回在處理幾場武打場面時,完全不施特技,純粹以真實的動作呈現觀眾,就連刀劍交擊的聲響亦全為現場原音[7];新界漁村外景與實境的銜接、每場的運鏡,都甚為精準俐落。[8]而最重要的是影片的故事取材──官逼民反、具良知者為朝庭服務而忠義兩難全的局面,在劇情鋪排與發展上亦深刻有力。那對於官僚壓逼者的憤恨,在今日看來,依然令人共鳴。

五部作品在虛與實、傳統與現代等表現形式上的取向雖各有不同,然在「中聯」精神──反對舊思想、在重視人情與個人良知的原則上謀求革新──的貫徹上,卻仍始終如一。《西廂記》的跳脫與《水滸傳:智取生辰綱》的劇力逼人,亦証明即使在類型以外,吳回同樣可憑其深厚的導演技法取得一定成績。

四、犯罪類型片:《毒丈夫》(1959)、《雞鳴狗盜》(1960)

除戲曲片外,粵語片在1956年的新嘗試還有由「光藝」公司《九九九命案》(秦劍導演)開展的一連串懸疑犯罪片;就是「中聯」也在1958年推出李鐵導演的《香城兇影》。至於吳回,在先後替「新聯」執導過該公司第一部「希治閣式的偵探片」《誰是兇手》(1957)[9] 與姊妹作《你是兇手》(1958)後,也在1959年下旬替「中聯」完成了《毒丈夫》。

《毒丈夫》原名《鬼》,是中聯在1959年繼《錢》、《路》之後又一以極短時間完成的力作。[10] 故事以西片《郎心如鐵》(A Place in the Sun, 1951)為藍本,吳楚帆不再做義氣仔女或懦弱男兒,一臉無情冷面教人不寒而慄。為了藉富家女夏萍攀附社會階梯,更不惜狠下毒手,設計殺妻。跟同期一般粵語偵探類型片不同的,是它沒有因強調畫面上的刺激而使劇情變得鬆散乏味。相反,影片一直在維持深沉懸疑的氣氛之餘,更能做到畫面與文本並重。由開場不久,凌晨郊外陰森長路上的黑夜行車、海邊酒店的段段跟蹤,直至紫羅蓮在小艇上遇害,劇情的推進一直簡潔有力;中段大宅鬧鬼一段,更是緊張恐怖之餘又笑料連連。到最後東窗事發,吳楚帆與李清在石澳懸崖峭壁上糾纏搏鬥,大遠景裡山坡上二人追逐的黑影、仰視鏡頭中紫羅蓮抱著女兒(馮寶寶飾)女神般的在崖頂重現,畫面統統拍得凌厲非常,彷彿要用鏡頭為丈夫的喪盡天良、太太的悲憫作最後判詞。全片不論劇本、演員,鏡頭設計和氣氛的營造,都可說是吳回類型片中的代表作。

懸疑過後,《雞鳴狗盜》則以「盜寶」帶出張瑛和吳楚帆一段惺惺相惜的男性情誼。戲中二人的首次相遇竟在容小意住所的衣櫃裡頭,吳楚帆為掩人耳目穿上女裝,引人發噱之餘,隨著二人後來變成相知相感、共渡患難的伙伴,使這段邂逅場面更顯浪漫。然故事發展下去,「中聯精神」依然貫徹始終。吳楚帆作為現代俠盜的仗義疏財,與在家裡與女兒的溫馨片段(由吳回女兒吳嘉麗飾演),均瀰漫著濃厚的人情味。至於全場的戲肉「盜寶」,編導們似乎深明粵語片在技術上的局限,縱越過一道又一道機關、爬過峭壁又穿過窗戶,但最後在夾萬門前,他們還是反其道而行,以最義無反顧的方法解決:拔出傢伙,插電掣,開電鑽!畢竟,在「中聯」一切類型都是外殼,到頭來重心還是放在竊賊最原始的犯案動機上。主角之所以鋌而走險,往往是因為社會上種種生活壓逼使人走頭無路而已;而人的本身──至少是「中聯」電影裡的窮人──在本質上總是善良的。但這種編劇上的意識分明並不等於戲拍出來就會呆滯、平板。反而是這種娛樂性與思想性的俱備,才使作品更耐看、更富趣味。說到底,還是編、導、演三方通過他們的純熟技巧,在平衡道德感化與觀眾口味的成功,使「中聯」電影至今仍具其可觀性。

(待續…)


[1]    尚戈:<粵語片的成本與市場>,《中聯畫報》第7期,1956年3月。

[2] <中聯公司第一部歌唱片:西廂記>,《中聯畫報》第5期,1956年1月。

[3] 同上註。

[4] <《西廂記》選段 [YOUTUBE]>:http://youtu.be/JFuD8Du38EQ

[5] 夏之:<去年影壇>,《中聯畫報》第16期,1957年1月。

[6]    <七十二小時內,「新聯」連開三部片:《新婚夫婦》、《選女婿》、《碧血恩仇萬古情》>,《中聯畫報》第12期,1956年8月。

[7] <《水滸傳:智取生辰綱》選段一 [YOUTUBE]>:http://www.youtube.com/watch?v=YWqlWbDJpsw

[8] <《水滸傳:智取生辰綱》 選段一 [YOUTUB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LzqcCgHB-4

[9] <「新聯」公司一部希治閣式的偵探片《誰是兇手》>,《中聯畫報》第24期,1957年10月。

[10] <新片介紹:中聯公司繼「路」後又一力作《鬼》>,《中聯畫報》第47期,1959年10月。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 , , , , , , ,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