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丁堡

當飛機在倫敦上空劃過的時候,看著西敏寺和倫敦大橋,我奇怪自己怎麼不見得有哪樣興奮的感覺。也許是差不多形狀的衛星地圖早已看過太多次,到老在幻想裡的映像要實現時都已明日黃花。所以別人都思疑怎麼自己硬是要去一趟倫敦,後來也就連自己也糊塗起來了。也許就是一種情意結,或老實點說,就是小孩子得不到玩具而生的妒忌。也幸好這次只是匆匆而過,不然對著這個單是入境也得排上一個半小時隊的城市恐怕也只有面面相覷。

直到登上往愛丁堡的高速火車,看著窗外不斷劃過的麥田、海,吃著草或吃飽了草在懶洋洋地伏下的羊、馬或牛,才不自禁的老在會心微笑。隨後的三天,緩緩的在古雅的市巷上散步、登小山看一座古塔,或到市郊看一座橋,那些鮮麗而莊重的顏色,空氣中濕潤的味道,或者石磚路在腳底下的觸感,都是那樣的清新。

愛丁堡風大,有時會下微雨,但沒多久就又再放晴。去到一個地方,遇上天氣不好,就等,或者先到別處逛逛;到繞了一個圈回到原地時,或者就已回復藍天白雲。這樣的走著重重複複的路,拍和著隨時變化的天氣,不斷更新的顏色。這裡的牆總有過百年歷史,走到哪裡都有這個或那個人的肖像,或紀念這個或那個人的雕刻。到處都有大大小小的花園,園裡種著燦爛優雅的花,寂靜的街道上也偶有些樂得清閒的苔蘚。同樣無處不在的是從海上而來的飛鳥,時而聯群結隊,時而獨斷獨行;有的在大街小巷上覓食,有的只是歇歇腳。也有些站到石像的頭上,好不威風的樣子。可憐那些不朽者,他們的豐功偉業竟換來每天每夜一頭的鳥糞。

本來以為不停倫敦就會錯過一些電影,誰知同樣的戲在這裡也正上映。戲裡那些懾人的畫面,無涯無邊的麥田、永不休上的陽光,簡樸的生活;無不呼應著戲名,那天堂樣的生活。所以在回程的時候,看著遼闊的山與海,金色綠色的農田,還有那些幸福地吃著草或睡著覺的牛羊,就很難不回想起那個故事。那樣的美好日子,隨著人性的貪婪,對一些人來說或已成過去式,但對更多人而言,卻只有在戲中尋。

2011.09.12
Train to Dover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