颱風來的時候

其實還想再睡。只是心裡的時計還未調妥。人呆呆躺在床上,聆聽筋骨酸痛,脊椎磨擦,腿的麻木。

其實還想再睡。只是昨晚的人聲風聲太煩擾。人呆呆躺在床上,等候時刻經過,等候脈搏經過,等候風。

消息早就知道了。因為人聲風聲太煩擾,因為心裡的時計還未調妥。於是早上又起來,聽那消息重播,重播,又重播。

然後幾個人下樓去,尋找食物。走過樹枝和水潌,垃圾筒和渠蓋,巴士站牌和溜狗的工人與溜工人的狗,尋找,然後找到一家關了門的茶樓。

轉個彎到另一家,坐下後廣播列舉尚存的點心,然後一句「自便」。人群衝出去,在廚房門前攔截,狙擊點心阿嬸,包圍手推車,搶奪蒸籠。腥風血雨後人群散去,遺下一碟牛孖筋。

哨牙的傳菜阿姨笑逐顏開。「幾耐未試過咁樣!」揚起的朱唇露出更多牙齒。

大雨哇啦哇啦地下。挺著的肚子。隨著風在半空飄移掃過樹掃過雨滴的膠袋。在半空劃過掃開樹掃開雜物的雨。大雨哇啦哇啦地下。挺著的肚子。

赴不了的約會。沒實踐或驗證的孤疑。風吹去幻象。雨把神智淋清醒。

微涼秋意。哇啦哇啦地下的雨。太多的聲音。其實想睡。斷枝殘葉又還有甚麼可感慨呢。凌亂的構圖。太多的落空。太多故事。霧化的畫面。

「我應承你,以後無論打風抑或落雨,我地互相廝守,由永遠直到永遠。」深宵的電視,南紅對謝賢如是說。

連玫瑰也含淚了。

大雨哇啦哇啦地下。外面還在刮風。人又想睡。

大雨哇啦哇啦地下。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