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似海(1960)

(按:本文修訂版已收錄於拙作《夢囈集》,練習文化實驗室出版,2017年。)

— — — — —

完場時朋友說這戲比較煽情。我沒法否認--至少作為以「賺人熱淚」當賣點的它,到劇終前一場真有把我淺薄的眼淚「賺」到了。不同時候看一部電影會有不同體會。眼淚的溢出,也不一定等於說它與自身經歷有任何對應的地方。更多時,只不過是為著能將它看懂多一點而已。

像這次,令人觸動的是,戲裡葛蘭所做的一切,說起初衷,原來也只因為她想要一個「家」--多麼歷久嘗新的題材。然她用以實踐願望的,也不過是一顆純潔率真的心,沒有花心思計算機關,也不施半點手段。她只以一往情深的愛,補償命運裡的缺憾;將理想的安樂窩租下來,以細微的照料將久病而軟弱的愛人(雷震)改造,一同克服困難,也開創出未來--在婚後,她很快便為他誕下了下一代,更將孩子與家庭教養打理得頭頭是道。整部戲從不現出過半秒來自這對戀人的埋怨或忿恨,甚至連誤會與矛盾也未曾有過。

到最後,愛人戰勝了病魔,卻因汽車失事永遠沒法回家了。若干年過去,葛蘭拉開丈夫的抽屜,一件件小物件,一封不曾寄出的信,彷彿都是為戲裡葛蘭半生努力所總結的成績單:她能夠做的,最後統統都做到了。憑著那份無盡的愛,她的心永遠堅實,幸福和快樂亦永在她身旁;不是任何涼薄的弄人命運可以褫奪的。

似海的不只是情深,更有易文筆下這個女主角因愛之名而成就的無盡容量。一切就是那麼純粹。

是的,它節奏慢,對白文藝腔,但那卻沒有妨礙內裡情感的動人。它彷彿就是個用絲絲白絹編織成的情感烏托邦,一面由巧匠用心鑄造、平滑而透亮的鏡子--到劇末,當葛蘭從畫外音中道出聲聲矢志不逾的、超越生死的誓盟之際,誰能不因被那份近乎不可能的純粹對照起現實中自己心裡無日無之的利害計算而自慚不已?

也許它真的過份美麗。但只要人心裡的盲點一日存在,它所釋出的光度與熱能,便依然會有用得著的地方。

情深似海(易文編導,1960)
http://www.youtube.com/watch?v=4WUzsgG_NGQ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並標籤為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