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待月圓

1

最初是一直記不起節日的確實日期,後來倒是常常抬頭看天,在夜裡回家的路上,一邊仰首一邊奇怪那白白亮亮的圖案怎麼還是缺了一塊。這陣子是有點秋涼了。但也不能完全肯定。偶爾在陽光普照午後的街上走路,還是熱汗淋漓。

2

朋友送來的贈券,找來找去還是沒找到。明明記得自己親手拆開過信封還把那紫紅色的紙條端詳過一會的。大概是在清理無用的廣告傳單時不小心將它混在裡邊弄丟了。總是這樣的。每晚下班回家就有一大堆瑣事等著。那風雨不改的守候好像比家人和竉物還可靠。坐下來第一件事就是拆開一推來歷或明或不明的信,在宣傳物或寄給業主的印刷品之間尋找有用的訊息;然後又準備一疊信封郵票,將要處理的回覆的資料封好預備寄回。有時也會倒一杯酒放在檯頭,想趕走仍留在屋內的暑氣。然後就出事了。我不會在迷糊中將贈券連同石油氣繳費單或者政府部門的申請表格一同塞到信封裡去吧?若為這樣的緣故給廉署帶去喝咖啡,那會不會太滑稽。

3

咖啡是愈喝愈多了。自從接連幾次飲了奶茶而身體不適之後。想戒掉一種習慣,結果卻換上了另一種壞習慣。好像愈來愈喜歡依賴,想有別的一股力量給自己提供支持,讓人不要在生活的矛盾之間被或左或右的勢力拉倒下去。總有那麼多的問題、難以取捨的抉擇,夾雜在種種瑣瑣碎碎的雜事裡邊,時刻考驗人的定力耐力決斷力。愈是想去逃避的事,到頭來愈變得糾纏不清。街上有一堆戒煙戒酒的熱線電話號碼。有需要將它們摘下來貼在案頭額頭舌頭上備用嗎?但看著眼前這塊迷你月餅,眼神游移在桌上的瓶瓶罐罐之間,又還是覺得配咖啡最好。「你那張月餅券究竟找到了沒有?」母親打電話來催了。

4

窗外球場的歌聲吵了半個下午。好像還只是綵排,到晚上才是戲肉。總是一些走了樣的模仿,裝模作樣地大唱大叫。張國榮梅艷芳羅文都要還魂了。有時連徐小鳳關正傑李龍基葉振棠也不放過。只是有一年,窗外人又在熱血沸騰地高呼《我來自潮州》,在樓下走過,卻見台上那位原來真的是葉振棠,那刻竟有點悲從中來。他也有過一段輝煌的日子呀,但事到如今還是要連這些區議員屋苑活動也一併接受。台上的人唱著過時的歌,台下的人迷醉在一種過時的幻想裡。兩種幻象交錯,過去文化的本貌變得愈來愈難以辨認。本來是想趁閒著在家看幾頁書或一部電影的,但在重重覆覆的歌聲中卻想到這些來了。不要作太多無可奈何的感傷吧,再說他們就要貶值了。月餅券始終沒有找到,還是找個晚上再買一張吧。也好順便到外邊走走,看看昨晨趕路時碰著的那潭浮滿黃葉的水窪是否仍在。

5

秋月明又亮,秋夜晚風清。
忘掉心中憂怨,高歌把月詠。

秋月圓又艷,月下倍溫馨。
忘掉心中苦痛,把酒賞月明。

無謂為前程擔心,也不必憂困境。
殘月缺定難久,必會團聚,
今宵已份外明。

秋月圓又艷,月下倍溫馨。
忘掉心中苦痛,把酒賞月明。

全力為前程奮鬥,困境失蹤影。
殘月缺定難久,必會團聚,
今宵已份外明。

秋月圓又艷,心內更清醒。
明月指出真理,衷心把月迎。

--《秋月》(鄭少秋主唱,1973):

原唱者芳艷芬錄音版本(胡文森曲詞,1954/61):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