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

其實沒資格去懷念甚麼--在我是初次認識的時候,你已離開了很久。

也許我認識的並不是你,而是你留傳在唱片上影像上的聲音,或者形象。現在回想起來,也許是它們讓我第一次意識到一些關於自己內心另一面的感覺。像是從某段音頻中無端拾到了一套密碼,從此兩顆靈魂接通了;腦電波隨時發出訊號,我們就在意識或幻覺中交換秘密。我們會因為一把聲音而想去認識一個人嗎?也許會的。但你好像沒留下過太多話,好像總是藏著很多秘密。於是我也不能很確定的去說任何事,只能把假設繼續當作假設,或者是,私底下讓心靈演繹一把聲音的方法。後來我也在身處的地方接觸到一些跟你近似的聲音,也想去認識他們。而他們竟也像你,總將樂天與憂鬱載到同一副軀殼上,好像那就是一種特定的暗示,一種能轉化成魅力的,疑懼。

你想帶著秘密離開,它們卻留了下來,年年月月的,跟後來的人,心神意會,繼續周旋。那,也許就是一種言語以外的溝通方法吧。

煙雨淒迷

陳百強:煙雨凄迷(1988)
作曲:黎小田,作詞:潘偉源
http://www.youtube.com/watch?v=RzXF3gRAKQY

danny

陳百強:深愛著你(1985
作曲:林哲司,作詞:林敏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sO_Wjo2cwds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