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電影。三個片段

(一)《擦鞋童》

(兩個擦鞋童為兜售私貨賺取外快,來到算命神婆的住處裡去。神婆在房間內把玩占卜紙牌,孩子們嘖嘖稱奇。)

The Kids:「你這些紙牌是幹甚麼的?」
Fortune Teller:「我用它們給客人透視未來。」
The Kids:「那也給我們看看吧。」
Fortune Teller:「不好。你們還是小孩子。」
The Kids:「你是說,孩子們就沒有未來嗎?」

--《擦鞋童》(Shoeshine,1946),第昔加(Vittorio De Sica)導演

kdvrVUyt42uJu1aoAwg3jRcsbUO

(二)《戰火》

電影裡的一段:

盟軍正式登陸前的一晚,先頭部隊到岸上探測地勢,留下年青隊員Joe與帶路的當地少女在崖邊的高塔上留守。二人言語不通,先是互相排斥,但長夜漫漫,兩顆好奇的心還是嘗試溝通起來。Joe坐到少女旁邊,滔滔不絕的說起自己的故事,她似懂非懂的,時而點頭,時而回答著不相干的話。他偶爾也會不耐煩,但仍沒有放棄。背後的星空與浪濤鼓勵著他,讓他盡力用各種聲音與身體語言,希望能在偶然的相聚中將遙遙相對的歐美文化連繫起來。他掏出相冊,給她逐一介紹自己的家人。她湊近看,有些模糊。於是他取出火機,為她照亮那些他心裡一直惦念著的臉孔。就在火光弱弱驟燃的瞬間,「嘭!」

山下埋伏的敵軍立即開槍,他應聲倒地。

--《戰火》(PAISÀ,1946),羅索里尼(Roberto Rossellini)導演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1RdEjbnhd4

Paisan 1946 01

(三)《沉淪》

電影改編自1934年的美國犯罪小說《郵差總按兩次鈴》(The Postman Always Rings Twice,James M. Cain;後再於1946年被改編成荷里活電影,港譯《殺夫狂戀》)。若觀者將電影與原著稍作比讀,就會驚訝於意大利版的導演與眾編劇在改編上的膽大心細--在情節主幹的四周移燈換影,讓人在奇情曲折的故事裡變得更立體。當中對原著最大的改動,是加入了四處遊歷的賣藝人Spagnolo 這個角色:

那天在火車上,他首次遇見對座這個身型魁梧、充滿男性魅力的主角Gino。這個不羈甚至帶點無賴的浪子正因沒錢買車票而與檢票員僵持不下,他二話不說,就為對方付費,二人瞬即成為莫逆之交。

那晚,他們在一個海邊小鎮下車,找到一家旅館。斗室中,主角G對S談起他在感情上的失落(本來要跟他一同出走的孽戀女主角剛因怕背叛自己丈夫而臨陣退縮)。臥在床上的他,一直低迴輕語,細訴著他自身的痛苦與無助。S耐心聆聽,有所觸動,於是擔當起輔導者的角色,鼓勵他離開、忘記一切,「甚至出洋去吧,有咁遠去咁遠。」G終於在對方的連連安撫中逐漸釋然。倦意縈繞,他寬衣倒頭睡去。雙人床上另一邊的S,亦稍感釋懷,然後關燈、躺下。

但沒隔多久,S又起來,點起火苗,對著眼前那副正在安詳熟睡的身軀,默默凝視……

1943 Obsession 1

然那晚其實甚麼也沒有發生,正如往後的故事發展裡,G與S之間亦不可能發生任何事情--他們在港口小鎮中共同工作過一段日子,但很快G就重遇了女主角並立即離開了S(也好讓原著裡的孽緣繼續開展)。只是,一段因愛成恨的故事,卻從那時起靜靜潛伏在大故事的層層枝葉裡,到後來甚至改變了主角們的命運……

--《沉淪》(Ossessione,1943),維斯康堤(Luchino Visconti)導演

1943 Obsession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