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樹開花

坐在二樓前排的中央
我看見光影圖形的散聚變色
伴隨著人物動線
在空間裡拉出距離
在連番詰問中是思辯
在物件撞擊聲裡是傷痛
在旋律與旋律之間
是人對無常的嘆謂與撫慰
那些眼前的景色,那背後的情感
多麼想你也能看得到
他正要趨前卻又退縮兩步
在猶豫之際他不停地打轉
失落面容吐露成長長的影子
從舞台一邊延伸到另一邊
那些微妙的關係,那複雜的心理
多麼想你也能察覺到
它將傳說化成一片印象
把故事舖墊成一面平台
在上面放置了許多東西
用密度讓結構變得堅固
它想人伸手將它帶回去
用時間把採下的慢慢消化
問題生出問題,讓人自行解答
關於人的不足,關於自己的盲點
認識自己的過程
那不是我們都相信的東西嗎
那不是我們都認同的元素嗎
那不是我們都需要的養份嗎
很多灰塵讓我們變得不安
很多是非讓我們變得麻木
但人總能在夜裡獨照著鏡子
在成見以外回溯更根本的問題
就在那片彷彿空白的角落
有花開在盒子裡
假如你有看到
假如你有看到
假如你有看到。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