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第五關》之後

Chris Marker 用影像寫詩
他用詩寫記憶與遺忘
時間帶來的痛楚

四十年前地球的另一面
在原子彈投下去以前
沖繩有十萬平民在皇軍的教唆與壓迫下
集體自殺
鏡頭從側面拍攝老人的頭像
看他憶述年輕的自己
如何與兄在極端的恐懼裡
將自己的母親、弟妹、老父一一殺害
然後他們自己
活了下來
野心家的孽債
人類的瘋狂

而他活了下來
在四十年後的那一天
對著遠從法國而來的導演
重述那些事情
時間沖刷不去的痛楚
化成了詩
復在若干年後
又降臨我們身上

前一夜的巴黎
再前一夜的貝魯特和巴格達
昨晚的南韓
假如他看到了
他將如何紀錄這些事件
用他的語言,引申出更複雜的問題?
但其實他早已說過了
當他寫1963年阿爾及爾戰爭停息後的巴黎的時候
當他寫越戰的時候
當他寫68年後的風潮的時候
當他談起那些遙遠的理想的時候
眼前的現實卻總教人落淚
那些參差撕扯引起的痛
在他的影像裡變成了詩

然後人來到這個街角
忽想淘出相機把它拍下來
然後有人會說這叫偽善

2015_1115_21315000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