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話紫羅蓮

紫羅蓮去了。中聯二十一股東終在世界另一處齊集。不知他們可又會有怎樣的計劃,去把自己未圓的理想繼續實踐。

喜歡紫羅蓮,是因為她總能予人安心的感覺。她好像會令你覺得,一部電影倘有她參與,便總壞不到哪裡去--誰會不喜歡有個形象恍若聖女的人物在自己跟前出現?

然後忽想到,其中一部要靠她才變成「可看」的電影《寶蓮燈》(1956),她的角色,正是華山聖母。

翻一下紀錄,才發現自己寫過關於她的文字竟是那麼少,卻都不約而同地提起了她的聖潔形象。也許,那正是她將從香港電影中永遠帶走的獨特氣質。

- - - - -

「紫羅蓮的溫柔純潔,在對姊妹間種種無知行為作出反駁或教誨時,都能將知識分子(或可理解成中聯影人的集體投射)的理性與直率演繹得和善可信。如前文所述,她在粵語片世界裏那恍若聖女的母性形象,始終是無可取締的。」--《金蘭姊妹》(1954)

2-03_1954_金蘭姊妹_07.jpg

 

II

「《毒丈夫》原名《鬼》,是中聯在一九五九年繼《錢》、《路》之後又一以極短時間完成的力作。故事以西片《郎心如鐵》(A Place in the Sun,1951)為藍本。吳楚帆不再做義氣仔女或懦弱男兒,一臉無情冷面教人不寒而慄。為了藉富家女(夏萍飾)攀附社會階梯,更不惜狠下毒手,設計殺妻 (紫羅蓮飾)。跟同期一般粵語偵探類型片不同的是,它沒有因強調畫面上的刺激而使劇情變得鬆散乏味。相反,影片在一直維持深沉懸疑的氣氛之餘,更能做到畫 面與文本並重。由開場不久,凌晨郊外陰森長路上的黑夜行車、海邊酒店的段段跟蹤,直至妻子在小艇上遇害,劇情的推進一直簡潔有力;中段大宅鬧鬼一段,更是 緊張恐怖之餘又笑料連連。到最後東窗事發,丈夫與揭發者(李清飾)在石澳懸崖峭壁上糾纏搏鬥,大遠景裏山坡上二人追逐的黑影、崖頂上妻子抱着女兒(馮寶寶 飾)突然重現(仰視鏡頭中,紫羅蓮的形象恍若從天而降的女神),一個個緊湊的畫面,統統拍得凌厲非常。彷彿編導要以鏡頭權充神杖,為丈夫的喪盡天良、太太 的悲憫作最後判詞。全片不論劇本、演員,鏡頭設計和氣氛的營造,都可說是吳回類型片中的代表作。」--《毒丈夫》(1959)

1959 毒丈夫.jpg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隨筆,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