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草誌

吉卜賽的舞姿轉又轉
縷縷白煙在天花飄啊飄
休怕濃郁的異香嗆了喉
只愁絲絲草屑黏唇不肯走

不同族群有不同的名字
老日本相信和平與希望
新一代卻寧取淡泊星光
台客們不諱長壽的諷刺
更敢將肉麻愛語掛嘴旁
大陸百姓早慣用權力財富的假想
直面滿街破落風塵
德國人卻以又細又長的筆跡
隱藏心底對辛辣快感的渴望

英國的時尚優雅、美國的牛仔精神
早隨商品文化攻陷全球
法式沙龍的榮耀淡了色
那些文哲先鋒們的神采
那半帶藍領意味的濁霧
卻仍在少數人心底縈繞

在這裡
騎士不再現形卻家傳戶曉
薄荷取代草香成為基本語調
年輕人嚮往自由的空氣
路邊卻總見暴政核心的影跡

我不服膺於那些尋常味道
只為遠方的吉卜賽女郎神往
有天她從老電影裡跳出來
伴我共舞了幾段黃昏
從咖啡、紅酒到威士忌
她始終姿態綽約

深宵醉意迷濛
只見她一直旋轉又旋轉
飄渺飄渺繞昇到天花上
飄渺飄渺繞昇到天花上
她在屋頂望我
看桌邊這副頹敗衰竭的身驅
我彷彿聽到她的獰笑
意態高傲而狡黠

她說道:
「死𡃁仔,想死行遠啲!」

2017.07.22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成員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