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eraton,2am

當年鮮艷的地氈消失了
眼前的昏暗漸滲微寒
我們圍坐窗邊
從追憶劇情開始
慢慢說到現在
窗外的港灣睡著了
(這是咖啡還是酒?)
厚雲卻繼續壓頂
話題好像愈說愈灰暗
暗到要靠隔岸的射燈解圍
明月?
(你滿足於他們對那部電影那種層次的解說嗎?)
笑話一則。
極目望去
若道困惑徬徨
(她們的手好像一路沒離開過對方?)
可能只在於視線繚亂
怎麼黑白才是現在
過去卻變成特藝七彩?
一點紅光在某大廈乍現
(我們剛才講到哪裡?)
眨眼又看不見
也許我們都真的喝太多了
致使所有願望都變得比月亮還大
臨行前我們好像作了些許諾
或者要等明天醒來再想想
子彈電梯連同窗外景物一路沉下去
(過兩天我將影碟找來給你們看!)
但對比當年劇中人那些空虛、失落
那失卻愛底能力的無助
著地的那刻
我們卻從窗玻璃反映出一個個
醉燻燻的笑臉
彩色的

(Picture captured from a short video by Mr Horace Chan)

20663609_10155553889399603_1688040518398678218_n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香港粵語片研究會」成員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