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十二月 2017

無限個長夜

天色如此昏暗 一劃星火又怎能抵消 煙霧刺眼 合起 瞥見愛丁堡的鐵橋 長崎路邊的雛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