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限個長夜

天色如此昏暗
一劃星火又怎能抵消

煙霧刺眼
合起
瞥見愛丁堡的鐵橋
長崎路邊的雛菊
阿姆斯特丹的落葉與水鴨
還有無數
何年何月以前的旅遊風景

或者香氣
或者味道
或者
更多難以細述的觸感

張眼
白煙仍縷聚於不遠處
如揮之不去的疲憊

何以偏不散
無日無之的壞消息

酒樽淘空
杯底泛紅
缸邊滿瀉的煙灰
帶著俗套的暗示

過多的陳腔濫調
早教人吃不消

偏在此際有舊曲嚮起
沉啞的嗓音在吐露人生哲理

『人似浪花…』

像酒,像夢境,像煙,像憩睡
陳腔濫調

卻未忘自己從未為潮流所容
故始終沉墮其中

夢裡幻裡
飄渺
遊浪,
偶爾翻飛
緩昇
一縷一縷

『人似浪花…』

她好像早已明暸
才在三十多年前播下種子
好讓軟弱的人們

在絕望的城市裡
延續求生的欲念

廣告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