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爾辛基機場

冷氣朝臉吹了一夜
倦容中倒未見過份憔悴
科技畢竟在進步
波音747的徹夜耳鳴已成歷史
一別是兩年三年還是多少年?
一個人在天未亮的機場過渡
那疲乏卻又期待的快意
安好如昔
白皮金髮長大衣重重包圍
獨自站到一邊
總覺得他們好像在瞪著自己
那熟悉的陌生感
安好如昔
西方洗衣液自帶的甜味
小賣店傳來的咖啡香
明亮黃白燈光映襯的澄明空氣
安好如昔
深深吸一口氣
看看暗角玻璃中反照的尷尬倒影
我彷彿
沒有變老

About 易以聞

電影研究者,著有《寫實與抒情 : 從粤語片到新浪潮》及《夢囈集》。
本篇發表於 。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