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BC門前那群流浪狗在新片海報下擠出來的幾滴尿》

  《雛妓》:誰沒有出賣過自己 《貓咪收集之家》— 由萌貓來治癒人生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 發表留言

悼Michel Legrand(並念積葵丹美)

雪堡的雨傘還在旋舞 羅港的雙妹嘜還在追逐巴黎夢 南特的母親、天使灣的賭徒 繼續尋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 發表留言

On “Letter to my son” (Eiki Mori)

繆思不在畫面上 繆思在你跟前 他如常的走路、談笑,喝飲品 你用鏡頭亦步亦趨 緊緊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 發表留言

On “Family Regained: The Splash” (Eiki Mori)

(-We brush our teeth, take a shower, put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 發表留言

赫爾辛基機場

冷氣朝臉吹了一夜 倦容中倒未見過份憔悴 科技畢竟在進步 波音747的徹夜耳鳴已成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發表留言

兩個月亮

昨夜你在陽台晾衣服 我在辦公室下樓準備回家 隔著二千七百公里與一小時時差 抬頭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發表留言

三十一

近視深度不變 身高不變 體重沒勇氣量度故未知 臉愈來愈圓 換了一隻手錶,與上一隻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發表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