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五月 2012

微風吹動了我的頭髮

我只想約乙醇坐坐談一會,不料他竟把你也請來。我們說些甚麼好。太虛偽的或太不光采的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隨筆 | 發表留言

《金蘭姊妹》(1954)

人的感情總是與記憶力掛勾。人老了,感情老了,愛惡都成過眼雲煙,沙石就容易被淡忘。 … 繼續閱讀

張貼在 | 標記 , , | 發表留言